创世十二乐章第一千零九章脑海中的争吵三

时间:2020/08/04 16:49:54 编辑:

创世十二乐章 第一千零九章 脑海中的争吵(三)

‘我还是那句话,不要白费时间了,就算你猜到了那个原因,也只会后悔为什么要探究它。’恶魔笔记见艾尔菲不死心,不得不规劝了一句。

‘但是如果我现在不把原因弄清的话,我心里不踏实。’艾尔菲苦恼的说道。

‘那也比你弄清原因后痛不欲生强。’恶魔笔记警告道。

‘那你的意思是我的实力达到很强的程度,你就会告诉我原因了?’艾尔菲问道。

‘当你的实力足够的时候。’恶魔笔记保证道。

‘为什么一定要实力足够的时候?难道那时我就不会痛不欲生了?’艾尔菲还是觉得恶魔笔记在糊弄他。

‘当实力达到相当程度后,必须担负起与之相当的,到那时,就算你不想知道,也不得不面对那个原因。’恶魔笔记充满哲理的说道。

‘那需要我的实力达到什么样的程度,你才会告诉我那个原因?’艾尔菲追问了一句。

‘至少要能达到和众神媲美的程度。’恶魔笔记平静的回答道。

‘噗~’艾尔菲直接喷了,‘我怎么可能达到那种程度?你不想告诉我就直说,何必这样折腾人!’

‘为什么不可能?难道你对自己这么没有信心?’恶魔笔记奇怪的反问道。

‘那倒不是,只不过……我好像没有想那么远。’艾尔菲迟疑了一下才想到合适说法。

‘所以这就是我这次突然出现夺走你的身体控制权的原因。’恶魔笔记叹了口气,‘我就是想给你一个警告,你最近过得太安逸了,再这样下去,很快就会面临危机。’

‘危机?’艾尔菲心中一惊,‘能不能透露一下。’

‘那可不行,这是一个对你最好的考验,如果你能顺利度过那个危机,会让你成长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,我很期待。’恶魔笔记不愧恶魔之名,对艾尔菲毫无同情,反而抱着一种乐见其成的态度。

‘万一我要是没有通过考验怎么办?’艾尔菲试探道,既然被恶魔笔记冠以“危机”之名,艾尔菲推测肯定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。

‘那你还有什么存在的价值?’恶魔笔记冷酷的回答道。

‘如果我不存在的话,你不是还得重新寻找宿主?像我这样的宿主,恐怕并不好找吧?’艾尔菲毫不担心恶魔笔记的威胁。

‘但并非找不到。无非多耗费一点时间罢了。’恶魔笔记丝毫不为所动。

‘你这次突然出现,就是想提醒我这个?’艾尔菲见无法说动恶魔笔记,只好换了一个突破口。

‘虽然你这个宿主不怎么样,但我总得稍加提醒,省得到时候你被弄个措手不及,白白送了性命。’恶魔笔记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道,‘那个危机即使你打起百分之百的精神去应对也不见得能获得好结果,就你现在的状态,简直和送死无异!’

‘好了,我知道了。后面我会注意的!’艾尔菲心烦意乱的回答道。恶魔笔记虽然坚持不肯透露即将到来的危机是什么,但听他的口气就知道绝对不好应付,说不定比弗洛萨肯之战和威柯堡之役更加难以应付,毕竟当时他身边还有很多强力的伙伴,而现在却几乎是孤军奋斗。

‘注意?哼哼,那种危机可不是你说说注意就能应付的——算了,我多少帮一点忙吧,毕竟像你这样有三种神力的宿主不太好找。’恶魔笔记犹豫了一下说道。

‘怎么帮?’艾尔菲心浮气躁的问道。他现在有点揣摩不透恶魔笔记的立场。

‘看着就知道了。’恶魔笔记说完之后,接下来操控艾尔菲的身体做的事让艾尔菲瞠目结舌。

……

“肖恩!你不是想成为一个药剂师吗?那还愣着干什么,赶紧帮忙,把须臾草从泰洛尔的身上薅下来。”艾尔菲大声指挥着肖恩。

“薅下来?你确定吗?为什么不是摘下来?”肖恩吃惊的问着满脸狂傲的艾尔菲。这些须臾草如同泰洛尔身上的毛发一般,想想都知道薅下来对泰洛尔来说是一种多么巨大的痛苦。

“你可以试着‘摘’一株。”艾尔菲笑眯眯的建议道。

肖恩动作尽量轻柔的从泰洛尔身上选了一株须臾草,将它从根掐断。接下来发生的事让肖恩大吃已经,那株须臾草被掐断之后,从断口处,一株新的须臾草从泰洛尔的皮肤下钻了出来,代替了被他掐下的须臾草的位置。

最让肖恩感到恐惧的是新长出的须臾草上带着一缕泰洛尔的血液,看上去格外的妖艳,泰洛尔也跟着发出一声痛楚的呻.吟,显然对泰洛尔来说,这无异于一种酷刑。

“看到了吧?只要把须臾草彻底薅下来,才不会继续生长。对泰洛尔来说,虽然薅的过程有一点痛苦,却是一劳永逸的事,否则终有一日,这些须臾草会把他吸成人干!”艾尔菲对肖恩说道。

“那还等什么?我们赶紧动手吧!”基里安兴致勃勃的说道。一方面让泰洛尔这个对头吃点苦头是他喜闻乐见的事,至少可以让他出一口胸中的恶气;另一方面基里安内心深处并不愿泰洛尔这么一个“人才”落得被须臾草吸干的下场,既然有办法挽回,他当然不愿意错过。

“真的可以吗?”肖恩还是有点于心不忍,平时被拔一根头发都会让他疼半天,现在泰洛尔身上的须臾草可比头发多多了。

“还犹豫什么?你们的动作越快,泰洛尔的后遗症就会越小。”艾尔菲满不在乎的抓住一大半须臾草,用力拔了下来。

泰洛尔虽然在昏迷之中,仍然痛苦的哼了一声。须臾草离体之后,鲜血如同喷泉一般从他的皮肤上喷射出来。幸运的是这些鲜血只流了一小会儿就自动止住,新的须臾草并没有从那里长出。

“看到了吧?就照我的样子去做!”艾尔菲用不容置疑的口气命令道。

‘肖恩,还愣着干什么?这是在救人啊!’基里安兴高采烈的学着艾尔菲薅了几把须臾草之后,发现肖恩仍然犹犹豫豫的没有动手,忍不住催促道。这种亲手折磨“死对头”的感觉对基里安来说既新奇又过瘾。

“好、好吧。”肖恩咬着牙跟上了基里安的动作。

崇左哪里治疗白癜风
上门换锁电话
阳泉去哪里看白癜风